纳九儿今天学习了吗

“张起灵牵着妈妈的手。”


觉得这是所有篇目里最动人心弦的句子。


To小草莓

为什么
那天下午在体育馆
你坐在那看我打羽毛球
看了有整整一节课
明明嘴上吐槽着
你打球真的好菜
却嘴角泛着笑意
眼神一刻也没流转

而我只好一直不停地打着球
你突然说
累了吧
我笑说
还能出去再跑十圈呢

下课时
闺蜜说
你衬衣湿透了
能拧出水来

我摸了一把
还真是

脑子里满满的
模糊不清的
都是你从未落下的唇角
都是你眼底刹那的星光

不知道怎么了
我突然忘了如何走路














可是,
我们只是朋友,对的吧

什么也不想说,这样就挺好

祝大家中秋快乐♡

【瓶邪】我叫张不甜,不甜不要钱 瓶邪短篇集 第一更:在书店

我叫张不甜,不甜不要钱-1

在书店

时间线 雨村

第一人称

  有天胖子提议去城里书店逛逛,说要找什么《肉鸡养殖指南》,我嘴上说着“胖子你再吃那么多鸡该得胆固醇了”,但还是在“胖爷我一身肉精壮着呢”的声音中跟小哥一起穿上外套陪他出了门。

  本来也不是为了找什么书而来,一进书店我便开始随便拾起什么书看看,忽然发现一本书叫《盗墓笔记》,心想着谁下斗遇见粽子了还有功夫从包里掏出个笔记本查查应对措施?难道是本《快看!不容错过的盗墓指南》?
 
  虽然感觉是本没什么含金量的书,因为毕竟没人会把看家本领拿出来卖,但还是翻开看了——

  这一看不要紧,敢情这是本小说,关键是里面主人公还叫吴邪。看了几页我背后冒了些冷汗,怎么跟我的经历一模一样,我那次见到粽子的时候说了些什么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可这书里连小哥有没有眨一下眼都写上了,不能是编的吧?难道又是三叔留下的什么未解之谜?还是……有人在我脑门子上安了个行车记录仪?
 
  脑子里胡乱想着各种可能性,手眼却一页页不停地翻看着,回顾我那些年的二愣子气质还挺有意思的。看着看着便入了迷,不知不觉翻到了末页,有一行小字,我凑近了看: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我思索着这句小字背后的阴谋、以及为什么把字写这么小的商业性目的,边走过去把沉迷菜谱的小哥拉了过来,问他有什么想法。他接过书粗略翻了几下依然面不改色,我不依不饶地把书末小字也一并指给他看,急切地想知道我们在雨村日出喂鸡日落泡脚的小日子还能不能过,他只得依了我细细又看了那小字,忽然抬头用一种极深情的眼神看愣了我。
 
  他开口,口气极尽温柔:

  “三生有幸。”

今天晚上不睡觉也把两篇文发出来!!!

胖子永远不会听《最炫民族风》。

好虐。

小笔记本里放着17篇东西,有文也有段子
就是没时间打字
纳九儿很难过
说好的周日高产似那啥
等中秋吧
中秋不知道能不能有一天的假
沙海结局还没看呢
听说邪子背小梨的时候哭了
啊 想看
好好学习
下周再见
比个heart

【瓶邪】我爱上一双眼睛 预备章节-1

  有一天,小哥忘记了吴邪。

  瓶邪
  时间线位于雨村
  糖刀参半
  纳九儿文笔还在磨练中
  待补完所有原书,大概会写一个很长的,回溯往昔岁月、追寻小哥失去关于吴邪记忆的故事
  长篇
  欢迎入坑

  小哥:“我忘了一件事。”

  “老毛病又犯了?没事,咱不怕,你忘了的大事也不是一件两件了,只要别把天——”

  “真”字还未说出口,“我好像很爱一个人,但是我忘记了他的名字,他的声音和样子。”“这…”胖子的心沉了一下。

  “乌鸦嘴!”,胖子在心里狠狠骂着自己。“你还记得什么?”

  “爱的感觉。”“什么感觉?”“我的血肉都没有了任何意义,我已随时准备好了去付出一切。”

  “这对苦命鸳鸯啊…”可胖子越想越不明白,忘谁也不能忘了天真啊,而且连是人是鬼是男是女都忘了?

  “你有记得你怎么爱上那个人的吗?”

  小哥低了头,沉默地盯着地面,又抬起头透过窗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田垄,才缓缓开口:

  “有,眼睛”

T.B.C

我就知道半天假期打不完我一周写的那些东西
不是柠檬是冰糖雪梨 本来有两章
还有一个瓶邪没开
另外还有沙海+成语栏目
还有小段子
QAQ下周见